儒家思想 一种安顿人心的温润力量(1)

分享到:

儒家思想 一种安顿人心的温润力量(1)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上海交通台“夜上海”访谈实录

   夏先生经历过大学教师、政府官员、国企高管、外企老总等多岗位锤炼,具有理科本科、工科硕士、经济学博士、社会学博士后等多学科的学历背景和专业技术职称。夏先生经风历雨,最终驻足于国学研究和传播,倾力搭建了“上海东方文化遗产发展中心”和“上海中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”两个平台,并兼任国际儒商联会执行会长,试图把民间研究和国学传播,作为自己的毕生追求。上海交通台“夜上海”节目组,于201151721点,拦下了奔波于各地讲授国学的夏先生,以“儒学思想 一种安顿人心的温润力量”为题,进行了独家访谈,这里以访谈实录,以飨读者。

    主持人:要想了解一座城市,就得拦下这座城市的人,上海是一个大地方,她的文化也呈现了多元的态势,有人喜欢流行、时髦、蹦蹦跳跳,有人喜欢安静、独处、思索,喜欢从传统当中找答案。前不久,国学班相当的热闹,人们试图从国学经典之中,找到对现代世界的新的解决方案。今天我们拦到了一个人,他是新上海人,到上海快十五年了,他却专心在国学方面驻足,上海是个大地方,他找到了小路口,却可以看到大场面,夏先生正在我的旁边,夏先生你好!

夏先生:你好,主持人。

主持人:夏先生有很多传奇经历,跑过很多地方,为了研究国学、传播国学、发扬国学,他特别搭建了两个平台,一个是上海东方文化遗产发展中心,他担任理事长;一个是上海中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,他担任总经理。夏先生,国学真的有很多东西可做吗?

夏先生:国学可以找到安顿人心的答案!

主持人:夏先生平时说起他所喜欢的国学,就有一种特别亢奋的感觉,他在里面找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答案。夏先生,你刚才提到安定,这个内在的安定,对于现代人来讲,到底有什么意义?

夏先生:我这里举一个例子,在庄子篇里面,列子列御寇是道家的第三号人物,他道行很深,但在那个年代,真正的高人往往是隐士,列子找到一个世外高人,名叫伯昏无人,列子说:“我的修行很高”,他左手拿着一支弓,右手拿起一支箭,手臂上还放着满满的一碗水,一箭射去,正中靶心;第二支箭,射进了第一根箭的箭尾;第三支、第四支,一支支重叠累积,而手背上的那碗水却纹丝不动。列子很得意。伯昏无人说,“来,来,来,你水平不高,跟我来吧”,于是,他带着列子,来到了山顶,站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,这块岩石还在不停晃动,背后是万丈深渊,伯昏无人站在一端,列子站在另外一端。“现在你开始射箭吧”,伯昏无人话音未落,只见列子站都站不住,扒住石头,浑身出冷汗,直喊饶命。“看我的”,只见伯昏无人异常沉稳,拿起箭,一支支射得非常准确。

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什么呢?当列子站在大地上的时候,他感到了内在的安定,内心踏实了,外在技艺也就发挥得很好;但环境一变,来到悬崖峭壁,面临万丈深渊时,他内在动了,内心不踏实,外在技术就发挥不出来,就浑身汗出如珠。

主持人:夏先生举了一个例子,想从历史中说明内心安定的重要性!很多朋友听到这里,可能要转换频道,认为又是在讲大道理,内心安定是很重要,但与我们有什么关系?我们正开着车,我是公司的中高层高管,我所关心的是如何带领我的团队,完成这个月的销售目标,这个内在安定,与我完成目标有什么关系?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,我担心的是今天还有多少钱未赚到手,内在安定,与我挣钱有什么关系?

夏先生:关系很大!从历史上来看,当初计划经济年代,物质很贫乏,但每个人过得很踏实,比现在还快乐,为什么?因为当时是单位制社会,每个人都是单位的人,人依附于单位;单位又是国家的单位,单位依附于国家;每个人都是国家的人,都是体制内的人,都是国家整体中的一份子,这就如同列子,站立于坚实的大地之上,尽管国家很贫穷,个人并不富足,但内在是安定的,任何外在的变化,不会引起多大的波澜;现在不一样了,改革开放以来,为了激发每个人的积极性,培育了许多市场化企业,解构了单位制社会,剪断了个人与单位、单位与国家的依附关系,每个人成为了社会上游离的人,如同列子,一个个站上了一块块摇摆不定的石头之上,背景变了,内在就动了,这时外在的任何变化,都会引起巨大的波澜。此前疯狂“抢购食盐”事件,就是一个有力的明证。因此,即使你今天挣到了钱,完成了指标,这些外在的小目标达到了,如果你内在不定,外在是永远也安定不了的。

主持人:夏先生告诉我们,即便是一个普通人,若能学点国学,能从国学中找到个人内在安定的力量,那么,当面对外在变化的时候,便不会显得那么匆忙。夏先生有很多经历,他做过大学教师、政府官员、国企高管;夏先生有理科、工科、文科等多学科的学历背景和专业技术职称,在各行各业都有广泛的涉猎。我注意到,夏先生当公务员时,曾担任过上海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办事处主任,做过基层的父母官,还担任过虹口区科委主任,知识产权局长,甚至还担任过地震办公室主任。已经下海的夏先生,怎么会想起研究和传播国学来,把国学作为自己的事业和生意呢?

夏先生:人只有内在安定,才能真正踏实下来。我那么多的经历和学历过程,既是一个探索的过程,也是一个不安定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我不断追问,发现自己喜欢上文化,喜欢上各种文化思想的比较,在进行东方与西方、传统与现代的思想比较中,我发现自己有一定的天赋,每当发现一个未曾明白的道理,心里非常开心,当我走上讲台,把自己的感悟与学员进行分享时,学员似乎也获得教益,乐在其中的我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安顿之路—事业上的安顿之路,今后不管怎样,我将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。

主持人:夏先生,你觉得这条路能走得通吗?我们知道你有很多资源,能做很多事情,可为什么偏偏选择这条并不能马上赚钱、马上见效的文化之路?

夏先生:主持人问得好,我的很多朋友也经常问这样的问题:“你为什么不去赚钱?”,现在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,主要看赚钱有多少。钱确实很重要,生存要钱,做事要钱,尽管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;第二个问题是,“既然喜欢做学问,你为什么不回大学?”。似乎只有大学,才是做学问的唯一场所。我的朋友都是为我好,都是理性的,我感谢他们。

其实,社会是多元的,学问不一定只有大学能做,我有个同学,在大学里学问做得很好,“学而优则仕”,当上了院长,但行政工作耽误了很多时间,他不想做了,但一旦离开了院长位子,原来有的那些资源也就没有了,没有这些资源的支持,他的研究也受到相当大的影响,他很苦恼、很迷茫,显然,现在的大学也不是一方净土。我认为,体制外也可以搞研究,前面有不少成功的案例,比如余秋雨就是一个很好的榜样,他离开体制,走上了文化苦旅,开创了一条文化新路,尽管他自身还存在着很多不足,外界也有许多不同的声音,但他所开辟的这条路,将会有许多人陆陆续续跟上去,我愿意成为这些众多跟随者中的一分子。

主持人:夏先生做好了文化苦旅的准备,你认为你能获得成功吗?

夏先生:什么叫成功?如果以“官位有多高,财富有多少”,这些可以量化的指标来衡量“成功”的话,其实是没有止境的,你说你官位高,还有更高的;你说你财富多,还有更多的,也都是相对的。我所理解的成功,就是做最好的自己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中感到快乐,并把这种快乐带给别人,这就是最好的成功。

主持人:在夏先生的国学研究和传播中,孔儒是很大的一块,他觉得孔子的思想,对他的事业起到很大的指导作用,那么,夏先生,孔儒的中心思想到底是什么?

夏先生:孔子是中华民族伟大的精神导师,他前承2500年历史,在他这里进行了大集成;他后启2500年历史,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主流意识形态;几千年来,他的学说成为人人必读的知识,潜移默化,塑造了中华民族的性格;关于孔子思想,研究者很多,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,用不同的方法,都走在“我注六经,六经注我”的研究之路上,分歧很大,至今依然是你方唱罢,我方登场。我认为,孔子之道的核心思想,包括三个方面:

一是仁道,二者为仁,在论语中“仁”字一共出现了109次,每次叙述都不一样,在“仁”众多的定义之中,最认可的当属“仁者爱人”,其本质出于一种生命关怀,强调爱。

二是行仁之道,把“仁”行出来的方法,又称忠恕之道。尽己之谓忠,夫仁者,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,能近取譬,可谓仁之方也已;推己之谓恕,其恕乎!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怎样把“仁”行出来?将心比心,既然你爱你的家人,就必须以内得于己的本性之善,逐步推爱,布施之于人,“亲亲、仁民、爱物”。

三是仁德之道,“仁”如何得到?也就是中庸之道,不偏不倚,不走极端,这是中国人的处事思维,也就是“度”的正确把握,“关系”的良好协调,也即一种合情合理的精神;“中庸”是一种至高的德,所谓道德,是道家的概念,道就是宇宙中的规则,符合这个规则就是德,符合仁就得到仁,这是仁德之道,也就是中庸之道。

仁道、行仁之道、仁德之道;或者说,仁道、忠恕之道、中庸之道,这就是孔子的中心思想。

主持人:夏先生认为孔子的中心思想有三块,仁道、忠恕之道、中庸之道;那么这些思想,在研究和传播国学的实践中,给你带来怎样的启发,具有怎样的意义?夏先生所给出的答案,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意义和启发呢?

夏先生:孔子思想具有安顿人心的作用。解读儒家思想有一把钥匙,到底是以个体的“人”为本位,还是以社会的秩序、“人伦”为本位?这是一体的两端,两个方向。孔子真儒思想乃以人为本位,认为个体的人才是最重要的;每个人都有恻隐之心,这种向善之力,是与生俱来的天性,人通过内心自省和学习教化,这个向善之力就能外化,变成为行动,呈现出效果,当每个人都成为君子,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就处理好了,群体秩序也就安定了,社会也就大同了。

然而在现实生活中,人的这种向善之力,往往变不成现实,为什么呢?比如,一个孩子掉到了水里,人人都想去救,大家的这种向善之力,孔子认为只要向内反省,就能由内而外地发挥出来。然而,事实并非孔子所描绘的那么简单,面对这个落水的孩子,每个人会做出不同的判断!可能有人会想,我今天若去救孩子,可能会迟到,迟到了必然扣奖金,甚至被老板开掉,那该怎么办?在这种判断下,他没有去救;可能有人想出名,我去救孩子,若有记者报道一下,我成为英雄就好了,既然没有记者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也没去救;可能有人认为,这个世界太复杂了,没准这里面会有个圈套,等我把这孩子救上来,肯定还要我给他付药费,要是他的家人赖上我,我脱不了身,又该怎么办?也没有去救。虽然说每个人与生俱来有向善之力,但这种向善之力往往不能变成现实的根本原因,就是因为人是一个理性动物,具有自由意志,面对外在的诱惑和功利的冲突,都会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判断。

主持人:孔子的思想与当时的社会现实存在着一定距离,那么,孔子思想与夏先生你自己的生意,又有着怎样的关联度呢?

夏先生:如何发挥向善之力,乃是人、社会和国家积极倡导的,怎样才能把行善愿望,变成行善的行为呢?围绕这个问题,东西方思想进行过不同的探索。比方说,佛教思想认为,人人都有佛性(人人具有向善之力),怎样才能把佛性彰显出来,做一个开悟的人(成佛)?佛教把问题延展到来世,提出人只要行善做好事,来世就有福报,冲着这个福报的诱惑,这个向善之力就发挥出来了;基督教认为,人只要做好事,死后就能避免下地狱,就能进天堂,在天堂的诱惑下,人的向善之力也发挥出来了。为什么说人必须有信仰,为什么说信仰是道德的根基,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实质就是为了安顿人的内心,使人的向善之力,犹如一股汨汨涌泉,持续不断,把人向善的意愿,变成向善的行为,化作向善的效果,个体的人安顿了,社会的秩序也安定了。

主持人:夏先生从不同的哲学角度,讲解了向善之力,那么,你在研究、传播国学的过程中,涉及经营问题,仅凭向善之力,对你的经营能有什么样的帮助?

夏先生:这是另外一个问题。孔子认为,每个人通过内省自觉,通过学习教化,就能够把仁行出来,他提出了一套不假外力的仁道、王道之法。孔子还有一个重要思想,那就是他以“快乐”为本位,认为人只要行仁,发挥向善之力,当下就能获得快乐,于是,他把过程交给自己,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”,在行仁的过程中尽心尽力,享受着向善的当下快乐;他把结果交给天,天命不可测度,当出现不利的结果时,既然是天命不可违背,就安之、乐之;当出现有利的结果时,也受之、喜之,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之下,就能够时刻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,任何经营,怀也坏不到哪里去,生存肯定没有问题。

2695天 11小时 20分钟前

很有见解
对不起,您所在的分组没有发表评论的权限!

陈闽英
主题数量:2 评论数量:0
朱马飞
主题数量:1 评论数量:0
师翀
主题数量:2 评论数量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