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投资 (二)

分享到:

(承上篇“PE投资一”

第三篇 立

 

回过头来讲,有问题有困难也并不能否定其存在的价值。对整个商业体系而言,无论整个PE行业现在存在或未来面临何种问题,其作为一个股权投资的本质在哪个时候都是不会过时,也确实是整个商业体系所需要的,要检讨的无非是自身的运作,包括心态、定位及运作模式。

 

但是另类投资始终是另类投资,不会是市场的主流投资模式,也不应该是适用于所有人群的投资类型。

 

这是一个完全以结果为导向的行业,任何交易的结果最终都会得到检验。我们都在要求被投资企业有清晰的战略跟方向,那作为这个行业中的企业本身,同样需要有清晰的战略跟到位。在这一方面,我还是坚持一直的观点,只有向两端走才是行业长期的出路,前期投资或并购整合。

 

我能指出方向吗?不能!!!到现在,我也只能说行业的精耕细作是重要的,要有信托责任,要做到价值发现与价值创造,这才是专业的股权投资机构应该具备的基本要求,但这也仅仅是基本要求而已,不代表否定了一个东西或说了大白话就等于与指明了方向,当然我也不具备去阐述这个未来的能力跟资格,呵呵!但总体而言,就这个行业,总有一些事情是迟早要发生的:

1)中小机构逐步减少,那些能生存得下来的,总是拥有少数知根知底的出资人,同时具备内心非常强大且耐得住寂寞的管理团队。若能做到坚持一年只投一个项目,甚至不投项目的团队,我相信是可以在市场上生存并发展下去的。接下去,我想很可能的一个情况就是,70%以上的机构消失(所谓消失,那是手上的钱逐步用完,已投项目折腾完,团队逐步解散),然后,VC的归VC,PE的归PE。中国的另类投资领域也逐渐细分,可能会出现少数几个另类资产管理集团。

2)出资人逐步向机构投资人转化,可能包括类似社保基金、保险公司、各类国企、市场化或非市场化的FOF等,那些原先通过银行或者各类财富管理中心募集的资金(多数在3,500万以下的)应该逐步主动或被动的离开市场。由于只有不多的团队可被出资人完全信赖,在易被投资人接受的成长型投资逐步减少的今天,大机构的信用背景自然被趋之若鹜,或许在大机构下面做伞形基金是一种可能。

3)投资方式还是不可避免的向两端走。现在有点极端的是天使投资基金化,每每想起这个,我能浮现的场面,就是天使的羽翼后面,一群蠢蠢欲动的恶魔。并购,说白了,就是丫的以一个高于创业投入的价值收进一家公司,然后看你有没有本事对其进行再造,获取收购价格以上的增值部分,还是考验价值创造能力的时候。不需要玄乎乎的说并购有多复杂,技术含量有多高。所有交易,无论是成长型资本的投资,还是并购,最核心的还是在于有没有本事在投资成本/收购成本的基础上,仍能创造出价值,其他的什么收购过程专业不专业的,如果真觉得自己不专业,虚心一点,多花点钱,10个亿的并购案子的话,花个3,5000万找找顾问,也就是交易的成本多个3,5个点,总也不丢人的。

 

总之,最后能生存下来的都是能坚持其最核心最简单追求的机构跟人员,彼时我相信他们将不会愧对于PE这个称谓。至于其他的大部分的从业人员,那是每个行业波动期间谁都不会有人去真正关注的一个群体(poor me),该干嘛干嘛!洗洗睡吧!

对不起,您所在的分组没有发表评论的权限!

陈闽英
主题数量:2 评论数量:0
朱马飞
主题数量:1 评论数量:0
师翀
主题数量:2 评论数量:0